娜德·米利亚西安市场焦虑恐慌之众生相 乐说房事丨限购摇号下-乐说房shi

西安市场焦虑恐慌之众生相 乐说房事丨限购摇号下-乐说房shi


法兰西人古斯塔夫·勒庞之心理学著作《乌合之众》里写道:“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千百年来的进化和我们接受的教育,让更顺从集体选择的我们活了下来,随大流和人云亦云的心态让我们认为只要大家认同好的东西,就一定是好的。我们的基因里充满了对集体意志的认同感和安全感,哪怕头脑里闪过几分反对,也会尽量说服自己顺应集体选择,让集体代替自己做决定。
NO.1丨壹
“政府的人都开始买房了,你还等什么”, “有人连摇八个号没买到房”,“房主签合同后反悔,加价二十万”……各类真真假假的消息满城风雨,无不刺激着人们的神经,大家开始变得躁动。乐乐想说,愈是别人慌乱,自己愈要镇定,保持理性。也许都觉得自己是在抢钱的路上,说教这会可能没人信。

但任何消息出来大家都得动脑子细细琢磨下。“八号不中”和“加价二十万”这类文章乐乐在一大堆公号里看得多了,乐乐想说,摇不上号的悲情故事里主人公为什么总是连摇八个号?魔咒一样的八个号,所有的网媒公号像拿了通稿似的统一口径,为什么不是六个,也不是九个,是不是八这个数量吉利,且在文字中用于虚指显得数量多,像“八面玲珑”“八丈远”“八竿子打不着”... ...更能突出主人公的悲惨命运。乐乐机智,下一篇乐乐的文章决定调整到十个。
同理,娜德·米利亚为什么西安的房东反悔后总是加二十万,不管总价多少,是总价值五百万的别墅还是五十万的小户型公寓,像是商量好了似的奇刷刷加二十万。乐乐并不是质疑这条新闻的真假,可能真有一个点儿背到极点的伙计连摇八个不中,甚至还有更多的,但这个伙计的“战绩”被某媒体采用了,大家便你抄我,我抄你,消息就这样被扩散,被放大。

于是乎,大家便慌了神,喜欢不喜欢的,一律去摇。有垃圾得不要不要的“翔盘”,老板前几年愁的差点学黄鹤,把自己和小姨子的机票都订好了,结果却在这波行情里赚的盆满钵满。乐乐身边,到处都是讨论房子的人。乐乐到单位,同事讨论房子。乐乐刚写完公号的文章,像下班溜达换个脑子,地铁上的人也都在讨论房子。全民买房下大家的生活,就在递资料——等待摇号——摇号——沮丧或兴奋中一天天度过。
也好,过去西安人没品牌房企的概念,用粗话说就是有些土锤,对好房子的认知还停留在紫薇天朗经发白桦等本土房企层面。记得一两年前,碧桂园西安第一个项目——嘉誉要开,乐乐告诉一个伙计碧桂园快进西安,这伙计之前干过媒体也算见多识广,结果给乐乐来个:“不是早进了么,超市都有,蜂蜜啥的,前两年还曝出弄上一年的过期馅料做成月饼的事”。“瓜批,沃斯冠生园,俄给你奢的这个园斯盖房滴”!乐乐又好气又好笑的怼了回去。现如今的西安人,几乎都成了专家,每一个买房狗,熟稔且热衷着各种地产排名,张口闭口前多少多少强,这一波行情把人都教会了,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乐乐。

长见识归长见识,很多购房者被洪水猛兽般的房价冲昏了头脑,鸡犬升天的行情让人无暇思考这背后隐匿的巨大隐患,丢失了原本应有的原则。乐乐一个伙计的伙计为这事给魔怔了,这伙计用此地话说就是“把精成扎了”。明明在高新上班,灞桥镇快到洪庆的房子他也去递资料,乐乐心说这不凑热闹么,还不如买咸阳呢,走绕城还能快点。更要命的是,这伙计每逢摇号前的操作也是涨姿势,烧香、拜佛、换屏保、枕头底下压符、桃木挂件这些只是标配,居然整个红裤头和乡村爱情里赵四气昏刘能的同款红背心穿着,就差个红肚兜就变身红孩儿了,情趣到丝毫不考虑媳妇的感受。乐乐心说,操,你念书那会下着硬势都能上985、211了你知道吗。不过转念一想,上了985、211也球不顶,乐乐身边有一大把当年父母砸锅卖铁供出的985、211伙计如今却买不起高新的学位房。

这如同当年金圆券挤兑的阵势让乐乐也懵逼了,整日恍恍惚惚神思不定。话说有天乐乐吃罢中饭,迷迷瞪瞪的跑八仙庵浪,那日不逢初一不赶十五香客很少,只见一哥们对着吕祖坐像一口一个南无阿弥陀佛保我摇中。“伙计这是道观,你这个咋弄的胡辣汤豆腐脑两搅。”乐乐上前好心提醒。“滚,你懂个锤子,佛家道家都是有关部门,那个都能给面子留房,敢看轻谁”。
乐乐一时语塞,紧接着,一阵狂风下砂石大作,这哥们竟仙风附体,茫茫云雾中一片瑶台银阙阆苑琼阁在乐乐眼中由虚至实聚焦般,只见这哥们鸿衣羽裳端坐之上口中念到:“天上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灵。摇号系统听吾号令,金童玉女首领天兵,何号不中,何房不得,钦吾符令逢摇必中,九天玄女急急如律令,阿门”!这下好,三个有关部门都能把招呼打到,能量大啊,乐乐正要上前问个迷津,以期点化,谁知这哥们竟鸾姿凤态飘然遁去,瞬时无迹无踪。“大师、大师”!乐乐大喊着直勾勾从沙发挺了起来,半迷半醒间乐乐突然有种青春期第一次那个啥的赶脚,唉!原来这只是一场梦啊。
NO.2丨贰
大炮当年说过:“胸罩那么大一点,要好几百块钱,按平米算,比房子贵多了”。乐乐爱较真,真的把账给算了算。古今、曼妮芬、爱慕等品牌文胸,价钱按商场打折三百多算。以中国女人常见罩杯A和B(张馨予柳岩等极品除外),长宽10厘米计算面积,大致200平方厘米,也就是0.02平方米,一平方大约15000元。看来大炮还给说保守了,如今不知是胸罩变小了,还是西安房子贵了,价钱居然撵上了,跟西安房价差不多,还别说北上广深杭那些比胸罩贵得多的地方。

就这行情居然跟不要钱一样,贫穷限制住我们的想象。在一波又一波的调控限购升级下,大众的预期不但没有被扭转,反而聪明的把很多调控作法,内化为反向操作指标。
杭州上演了这样的一幕,大量市民在开发商指定银行排队等候购房诚意金冻结,一位女性购房者由于体力不支而在排队现场晕倒,由银行保安合力抬出,这是拿生命在买房啊。鲁迅说,唯有真正的勇士,才能买到杭州的房子!成都一个等着买房才敢见丈母娘的小伙,屡摇不中后怀着悲愤的心情写下了这样的文字:像一颗子弹撞到胸口上炸开,爆炸带来的瞬间的压力从心脏传到每一根毛细血管,全身的细胞都停止住代谢和思考,仔细的聆听这一刹那的震荡。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挽留住心,它只向无底深渊的黑暗更深处下坠……

杭州购房者排队晕倒,被保安合力抬出
抖音之城亦是如此,摇号让买房成了打新股,各个售楼部如同春节期间的刘纪孝腊牛肉铺,队伍乌乌泱泱的一眼望不见头。明明可以早收集资料的,非要集中一天,没白没黑甚至冒雨排队显的壮观还是咋的。5月25日,在开发商还未通知提交资料的情况下,曲江某售楼部前已经有大批购房者自发开始排队。
这些城市起飞乐乐都能理解,最想不通的是他娘的丹东,就如同乐乐这把年纪作为菊外人,想不通王菊为啥会火一样。古有革命前辈跨江抗美援朝,今有炒房客隔江翘首以盼。当一堆又一堆的投资客,丹东本地人眼中的“彪子”去抢一线核景房,蠢蠢欲动大有把丹东当成第二个深圳之势、他们也不想想,深圳当年对面是英国管辖下的香港,而丹东对面是个啥,赌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三爷弃核和赌乐乐戒色基本一个概率。

话说人生三大悲,炒股成股东,炒房成房东,嫖娼成老公,丹东的核景房套牢到金四、金五手里不彻底成房东了。这不奇怪,当一个个奇景刷新着围观者的认知上限,也在一次次暗示着房产的财富效应。无论是政府、开发商还是购房者,都像打了鸡血似的,不亦乐乎。这一切印证了一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NO.3丨叁
为什么两三年前无人问津的二线楼市,翻倍之后,反而大家却抢起来了。因为有预期,有错失恐惧。人就是喜欢买涨不买跌,凡是被限制购买的买不着的,基本上都是好东西。国人太明白这个道理了。小时候的生活必需品,胡蝶缝纫机、上海手表都需要用各种票证才能买到。限购在暗示着稀缺性,稀缺性会激发错失恐惧,将潜在需求转化为购买需求,进一步引起稀缺。乐乐问家父,过去那会东西再缺但社会应该风清气正,朗朗乾坤下找关系的不多吧。老爷子一脸正色:“胡说八道,当年要不是老子在红旗乳品厂找关系特批半斤奶,你小子能长到这会。”

想想这世道也是好玩,当年最值钱的商品粮户口如今几乎变成了废纸,房子却变的和当年的黄河彩电一样紧俏。这世道乐乐看唯一不变的是平凹老师说的九等人做教员。lu安之事让我们知道lu安这个小城除了香香的瓜片还有读书人碎了一地的脸面和尊严。难道lu安人不怕事么?还真有怕的,北洋之虎、皖系首领段祺瑞有个外号叫“段合肥”,其实他是lu安人。
鲁迅先生《纪念刘和珍君》里写的那个“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枪响后,虽无据可考,但有野史杂记传言段祺瑞赶赴现场长跪不起,在此终身吃素,以示忏悔。言归正传,乐乐爱琢磨,lu安为什么会出这档子事,全因政府困难啊。虽说再穷不能穷教育,但作为高知群体,不安贫乐道不为政府鲜艳献策也就算了,居然上街添乱,真是岂有此理!“我们不一样,我们不一样……”乐乐就不这样,得为政府分忧解难,lu安的事乐乐看本质上还是房事。乐乐想到一句话:“中国没有事情是盖一栋楼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盖两栋。”

想到这乐乐赶紧麻溜查了下lu安的房价,居然才六千出头韩志胤,霍山和舒城两县居然只有四千块,这太寒碜了,这不科学啊。lu安离合肥七十公里,离南京二百多公里地,房价居然低成这样,你看看人家肥西,同为合肥西,人家肥西县在什么水平,虽说肥西是合肥地界,lu安可以代管可以合并么,西咸都一体化了,合lu为啥不能一体化。lu安放着毛坦厂中学这么好的教育资源居然不发展教育地产,自己孩子上完学还能交给物业托管一茬接一茬的出租,这简直暴殄天物啊。“天堂寨、合肥西,古时皋城(高考天堂)欢迎你!”(城市营销口号乐乐草拟了一个,诸位大人看看行不?)

最近三四线房价起飞,这波利好lu安政府倒是赶紧的啊,做点“欢迎温州看房团莅临考察”的条幅,让房价地价麻溜涨上去,地方财政问题也解决了,这帮教书先生死命上课带补习班还房贷都来不及,还哪有闲功夫闹事?机会不是天天有,该出手时就出手,维稳经济两手抓的机会上哪找去?只是一定得记着,到时候事情解决了别忘了给乐乐发个lu安市政府经济顾问的聘书啊。
NO.4丨肆
书归正传,现如今我们需要警惕的是大家的恐慌情绪得不到解决并迅速发酵不断蔓延。当下这个市场的一切,有人说是病了,想来正常,人的承压能力有限,就像怒怼鸿毛的谭大夫,认卯后还是突发精神疾病了。唉,真是的,不就是道个歉么,这事要搁乐乐早道歉了,乐乐亲自登门,不至人家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爱你,还给你操心花钱好心给你请律师,最关键是把自己个吓坏了不值当啊。
我们不要幻想这个世界非黑即白非对即错,《让子弹飞》里,姜文大喊的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终究是句台词。正如有人所说:打小以为事情分为对错,经历过许多,才明白这个社会只讲输赢结果。崔永元手撕范冰冰让我们晓得不止房地产才有阴阳合同;内蒙和石家庄化成尘埃的两个小伙子,让我们知道有时候有些事不是你的也是你的;人渣波不光会脱口,只因一个执法瑕疵就能金蝉脱壳,也让我们侧面看到和人家不止在芯片上的差距。
虽说一场擦枪走火让李向阳屡建奇功,严书记春风不在,但魏则西两年祭,医疗竞价广告如旧,毕节之后又出了小凤雅,最悲哀的是留守娃娃们的命依然比纸薄。阶层日渐固化,寒门难出贵子,资源分配过去靠户口,如今靠资本。刷爆朋友圈的小文《卖米》,作者张培祥放如今,不上补习班、不考奥数、没有学位房、不上五大名校能否上的了北大还得两说。

人慢慢在和生活妥协,弟兄们当年的五马长枪也渐渐刀枪入库。看看如今被当凯子编了还能隐忍和善,步履蹒跚拉个车车赶场子一样参加各种保健品课堂的老人,当年领袖一挥手不也曾壮志凌云、意气风发么?理想在哪已经不重要了,现如今,生活的沉苛重负就已经让我们透不过气来,晚上瘫在床上,只有莫名的恐慌和焦虑渐渐弥散着。
社会资源的匮乏已经限制了年轻人的发展和想象。从学校踏入社会的那一刻,应当是满怀憧憬施展抱负的心态,而如今却是为房子、工作以至于还没出生的孩子的焦虑。天津放开户籍政策后,当日就有30万人登陆系统,无数肉身血战津门,其中大部分是北漂。北漂选择落户天津的唯一理由就是高考升学率。自己京城淘金,子女津门高考,然而后来天津发现新落户的北漂只来抢教育资源,天津卫土著不高兴闹事不说,高考升学率也会因为人口的增加而降低,进而失去唯一的优势。于是乎天津赶紧半路打补丁,工作社保才可落户,此令一出,众人海水般退却。网上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北漂女孩在群里问:“过几年打算结婚,为了孩子高考要不要在天津买房落户?”这姑娘未雨绸缪的心思让人既心酸又难过,最快速度结婚生子孩子高考也起码得等20年,谁知道未来高考政策怎么变化?
啥叫恐慌?啥叫焦虑?老话说,人老三怕,爱钱怕死没瞌睡。不管老不老,人都爱钱怕死。说白了,文革中的鸡血疗法还有之后的气功热、芒硝神医胡万林、绿豆大夫张悟本一样,全是怕死闹得。你还在抢房,人家富豪却去乌克兰六十万一针打胚胎干细胞续命,不一样的操作一样的焦虑。乐乐看来,这都是一种病,既然是病就得治,这里乐乐插播一条广告,每天两口,把病喝走。肾虚尿频怎么办,补肾强身喝鸿茅。

星云法师说过,万法相互缘起,世事不必强求,只要因缘具足,自能水到渠成。凡事见好就收,吃太撑会难受。想想看,闹非典和岛国地震那会你妈抢的两茬盐现如今吃完了么?乐乐奉劝一句,大家心里健康一些,平和一些,别跟着市场一起疯狂,刚需透支太多,后市疲软日子注定会不好过的。购房者也不要多吃多占,更不要饥不择食的是盘就摇。刚需也好,改善也成,投资也罢,弄那些个在正常市场行情下根本不会去碰的盘,之后一定会坑死你没商量。大家可以尝试打开房管局官网的2018西安主城区推盘计划,划重点,提前去周围看,多几个备选,安排好时间,选择性的去摇自己中意的楼盘。

实在摇不上也别难过,我们不妨试试佛系心态,就像那首老歌里唱的:“让我们一起摇啊摇啊摇啊摇,让这个世界从此不在有烦恼。让我们一起摇啊摇啊摇啊摇,自由自在才是我们的目标。”